富勒姆和维拉 www.icnwgg.com.cn 设置

关灯

第四章 这里有妖气

    赵婧租的房子在小区八号楼的十二层。打开门后,一股酸臭味瞬间扑面而来,凌云起皱着眉毛打开了墙边的壁灯,随后反手将门关上走进了屋内。

    他不断打量着房间,这里面积不算太大,差不多六十平米。大门左手边是厨房,右手边通往客厅,有主次两间卧室。因为是两个单身女人合租的房子,所以环境还算干净整洁。

    在玄关处换了双拖鞋后,他率先来到了厨房。垃圾桶里还有不少吃剩的食物,水槽里还泡着几个没来得及清洗的碗盘。

    因为小区老旧,再加上这些餐具已经泡了好几天,垃圾也没有及时清理,此时厨房的地上已经有一些蟑螂在不断攀爬,而屋子里难闻的气味也正是从这里传来的。

    凌云起虽然活的比较粗糙,但平时还算注意个人卫生。见此情形,他立刻来到客厅,想要打开窗户通风散味。

    而当他拉开窗帘,看到赵婧家的落地窗后,却忽然怔住了:

    原本正常的玻璃上被人从内部贴满了报纸,严严实实的挡住了一切。不光如此,赵婧还在窗户的四周贴满了胶条,似乎在防止什么东西从外面进来。她的一切举止在常人眼中自然是古怪异常的,要知道,这里可是十二楼啊。

    走进赵婧的卧室,凌云起依旧在窗户上看到了贴的密密麻麻如同符咒般的报纸。

    他微微叹了一口气,扯开胶条打开了窗户,好让外面新鲜的空气进入屋内。

    “难怪她的室友会受不了搬出去?!?br/>
    像这样的情况,任谁都会怀疑赵婧的精神状况出现了严重的问题吧。

    不过,凌云起心里清楚,赵婧这么做实属迫不得已。因为确实有一道目光在暗中窥视着她,并且除了她以外,其他人都感应不到。

    在见到对方的第一眼起,凌云起就在她身上感应到了一股若有若无的妖气。

    案发迄今为止,警方都找不到任何关于凶手的线索。原因很简单,这次作祟的,是一只狡猾且凶残的妖兽。

    如今在人类社会中,一般妖族都会刻意敛去自身的气息,除非它们主动现行,否则外表看上去便与常人无异。之所以这样做,也是为了避免被其他同类或是除祟师找到,引来杀身之祸。

    而妖气是一种特殊的存在,除了妖族本身以及特定的人群可以承受,一般普通人的身体是难以支撑的。

    对于人类而言,妖气是一种近乎致命的“毒药”。

    若是长时间接触,便会对身体产生极大的影响:轻者神经错乱,精神不佳,严重的话便会导致人类的身体彻底崩溃,机能丧失,最终死亡。

    而那只妖兽在标记猎物时,自然会在对方身上留下自己的气味。也正因为此,赵婧才会时不时感受到一股强烈的窥伺感,从而精神失常,整个人也日渐消瘦。

    如今她有香囊傍身,应该可以暂时屏蔽妖兽的感应,让它找不到赵婧的具体位置。不过,也只是暂时。

    距离第三名受害者失踪已经过去两天了,根据第二名受害者残骸被发现的时间来推算,最快今晚,最迟明早,那只妖兽将会对赵婧下手。

    凌云起想着,踱步来到了已经打开的窗户边上,探出头望了望。果不其然,在那宽度不到五厘米,寻常人也难以驻足的窗沿边上,他看到了两个奇怪的掌印,以及几条划痕。

    那绝不是人类的手,大小还不足自己半个巴掌,但不难看出对方的力气很大:石头材质上的每道划痕都足足有三四厘米之深,若是抓在人类的身上,想必轻易就能将那些柔软的肌肤刺穿。

    “看来不是猲狙,也并非蜪犬?!?br/>
    凌云起纤长的食指轻拂过那些痕迹,表情愈发坦然了。他沉默了几秒,随后忽然笑了:“难怪,原来是它?!?br/>
    心中既已有明确的目标,那么接下来就好办了。他从赵婧家的脏衣篓里随便找了件她穿过,且还没有来得及清洗的衣服,匆匆忙忙将它塞到了自己的包里。

    将房门锁上后,凌云起掏出手机,给赵婧打了个电话。

    对方现在依旧很安全,按照自己的吩咐,她这一整天始终老老实实的待在房间里,哪都不敢乱跑。

    “很好,你就安安心心待在酒店?!绷柙破鹂戳丝词奔?,继续说道:“如果顺利的话,到明天应该就没事了。在这段时间里,如果周围有什么古怪的事情发生,哪怕再细微的小事,也一定要告诉我。最后记得,千万关好门窗,香囊不要离身?!?br/>
    “好,凌大师,不是……凌先生,请问那个缠着我的,是不是……是不是鬼啊?!闭枣阂ё抛齑?,犹犹豫豫的开口问道。此时的凌云起在她心里,已经和小时候看的电影里那个身穿黄色道袍,神通广大、无所不能的九叔化为了一体。

    虽然现在自己还是很忐忑,但因为对方的帮助,从昨晚到现在,那双红色的眼睛都没有出现过,凌云起带给自己更多的,还是安心。

    “放心吧,骚扰你的就是个装神弄鬼的变态,你看到的眼睛也不过是对方搞的小把戏罢了。我看他就是享受折磨人的过程,等受害者彻底崩溃了,就能趁机下手?!?br/>
    凌云起自然不会告诉她真相,而是随便编了个理由。反正事情结束后,他自有手段处理:“总之我已经查到他的位置了,正联合警方去抓人。你别乱想了,有事保持联系?!?br/>
    “好的,那你也注意安全?!闭枣核闪艘豢谄?,随后对方挂断了电话。

    时间将近十点,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去。凌云起挂断电话后,不由加快了脚步。而此时,前方有一个年纪莫约四十的中年女人正提着一大袋水果迎面朝他缓缓走来。

    大概是她没有看清路,在和凌云起擦肩而过的瞬间,女人穿着拖鞋的脚一崴,趔趄了两下,手里的水果也滚了一地。

    凌云起眼疾手快的抓住了她的胳膊,而女人稳住了身形,心有余悸的拍了拍胸口,感激道:“谢谢你啊,小伙子?!?br/>
    “没关系?!绷柙破鹜湎卵?,将水果捡回塑料袋,递还给了她。而为了表示感谢,女人从袋子里拿出了一个,塞到了他手里:“小伙子你人蛮好的,吃个橘子吧,特别甜?!?br/>
    “那就谢谢阿姨了?!绷柙破鸾僮痈愀闩灼?,又反手接住,朝她笑了笑转身打算离开。

    “哎……小伙子你背包拉链开了,衣服都快掉啦?!迸撕眯奶嵝蚜艘痪?。

    原来刚才对方摔倒时胳膊带了一下,不小心拽开了他的包。凌云起转身看了眼,快速拉上了拉链,这才朝女人挥了挥手。

    走出小区后,他忍痛花钱叫了辆出租:“师傅,去新恒高速?!?br/>
    凌云起看了看地图,那附近人迹罕至,还有一座废弃的工厂,现在这个时间点过去,应该不会被人发现。

    而就在出租车离开后没多久,一个人影飞快地从小区门口的拐角处走了出来。

    简清和神色复杂的看着凌云起离开的方向,沉静如水的眼眸中难得出现了一丝波澜:就在刚才,他分明在对方的背包露出的一角里看到了一件粉色的女性t恤。

    他掏出手机,拨下了一串数字。

    很快,电话那头响起了一个严肃的女声:

    “你好,这里是北新市公安局?!?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