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勒姆和维拉 www.icnwgg.com.cn 设置

关灯

第十章 霜影乱红凋

    楚沐笙本来准备策马回府,路过潇湘茶楼的时候不经意间却见了一抹熟悉的身影,灯火璀璨,映衬着她的脸,她的眸中尽是忧伤,他更加想知道这是一个怎样的女子,为何会有这么多不同的情态,当年只觉得她身上戾气太重,对她用了清心咒,可是自此之后却再也无法忘怀这个女子。

    楚沐笙再回神的的时候清羽早已不在那里了,他急急下马跑到茶楼台柜询问,“刚才可有一个白衣的男子过来,这么高,长得很是英俊?!?br/>
    “哦,你说的是容宇公子吧,刚才他在那站了一会就往那边走了?!闭乒竦囊惶访豢辞宥苑降难拥故钦帐邓盗?。

    “多谢?!闭乒竦幕姑凰低瓿弩媳闩芰顺鋈?。

    清羽走到护城河时不由得愣了下神,走到凉亭里,突然觉得胸口闷闷的不舒服,分明是七月的盛夏,可因为自己是极阴之体比常人要难过得多。

    楚沐笙看到清羽一个人坐在河边,下马向她走过来,用法术幻化出一盏河灯,走过去,轻声说,“这个给你?!?br/>
    清羽回过头,“原来是楚相大人,楚相大人现在不在渺风阁陪伴女娇娥,怎么出来了?!?br/>
    楚沐笙笑得很温柔,目光似水,让清羽差点以为自己看错了,“雄兔脚扑朔,雌兔眼迷离。双兔傍地走,安能辨我是雌雄。容宇,这名字很是耳熟呢,这模样长得也很是眼熟呢,是吧,三小姐?!背弩弦挥锏闫?,见清羽也没有想象中的惊讶,怕是早就知晓自己猜透她是女儿身了,倒是个聪慧的女子。

    清羽轻笑一声,“楚相不愧为楚相,只是楚相既看破了臣女的伎俩,刚才在渺风阁为何不点破,反倒是现在才说出,这倒是让臣女猜不透了?!?br/>
    楚沐笙也不反驳她,把莲灯递到她面前,“这个给你,许个愿望保保平安什么的?!?br/>
    “臣女不信这些,臣女无所求?!鼻逵鹨豢诨鼐?,这些年的刀口上的日子让她明白平安不是求来的,而是自己给的,只有自己够强大,才能有安稳的日子过。

    楚沐笙不知为何竟从清羽的身上看到了一种隐忍,心中竟有那么一处柔软之地被触动,那是这些年来谁也不许碰触的地方,却在不经意间又开启了?!拔匏舐?,人生在世总是有所求的,比如你的婚事?!?br/>
    清羽看了这个楚沐笙一眼,他到底是何方神圣,为什么自己在他面前总是无所遁形。

    楚沐笙又接着说,“你难道不想求上天赐你一个如意郎君吗,纵然你身不由己,婚事由不得你自己做主,但万一你真可遇见一个你愿意与他厮守的男子呢,世事变化莫测,所有的事都不可过早下定论?!?br/>
    楚沐笙再次将莲灯递到清羽面前,清羽犹豫了一下还是双手接过,慢慢走到河边,蹲下身,将莲灯放入水中,用手拨弄着水,将莲灯推送到远方,看着那莲灯远去,慕容清羽心中暗道,“如果真的苍天有知,那就让我早日放下执念,可以在遇到一个值得托付此身的合适之人?!?br/>
    楚沐笙看着她的背影,“虽然我知道背叛约定不对,可既然我在她眼中已是陌生人,那就让一切从现在开始吧?!?br/>
    清羽见楚沐笙一脸凝重,难道他也有所求吗,看他的样子倒不像是为了权利苦恼,转念一想,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就算他是楚相又如何。

    清羽站起身本想离开这里,却不料此时一阵心悸,身如坠冰窟般寒冷,竟直直的跌入了水中。

    楚沐笙回过神来时清羽已落入水中,楚沐笙想都没想就跳了进去,好容易接触到了她的身体破水而出,上岸之后只觉她在发抖,还直呼好冷。

    楚沐笙也顾不得许多了,吹了声口哨他的战马便飞奔而至,上面还有他的披风,楚沐笙取下披风包裹住她瑟瑟发抖的身子,抱着她一跃上马,飞奔而去。

    清羽隐约间只觉得有人在自己耳边说,“别怕,有我在,会没事的?!?br/>
    想睁眼却又睁不开,只是觉得好安心,他的话中带着急切,让她竟这么失去了知觉,就这么相信他,在他怀中浑浑噩噩的不知说了什么。

    楚沐笙看着怀中已经昏睡过去的人,不由得有些乱了方寸,“别怕,我不会让你有事的?!?br/>
    “是你吗,是你回来了吗,我就知道你会回来的,十年之约你不会轻负了我的?!?br/>
    楚相府。

    西窗烛亮,花间露凝。

    月影晃动,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

    素手撩拨琴弦,白衣长袍衬着男子的背影极为朗硕,琴声清浅之间似有哀怨,无尽的轻柔却又是无尽的惆怅,正是清心咒的曲调。

    门外偷听的人纷纷猜测,“你们说这个女人到底是谁,相爷可是说过不允许女人在进入楚相府半步的?!?br/>
    “我说谷隽你这个榆木脑袋,没看到那女子昏迷不醒吗,我想应该是那女子不小心掉入水中了,正好咱们的楚相大人呢路过,顺便就救了她了?!?br/>
    “算了吧,陆曜,我看你和谷隽差不到哪去,你们好好想想,咱们的楚相大人有这美德吗,他可是事不关己向来不理的,依我看哪这女子八成是被咱们楚相大人强迫不成,才跳河自杀的?!?br/>
    “夜离何出此言啊,你有什么证据吗?!?br/>
    “你们且看那女子的服饰,那可是男子的衣服啊,我估计咱们的楚相大人是把她误认为男子了,看着她那俏模样不由得兽性大发,结果人家姑娘誓死不从,就跳河了。咱们楚相大人发现他不是男的,觉得心有愧疚,才救得她?!?br/>
    门“吱呀”一声开了,三人齐刷刷的摔了进去。

    “说够了没有,要不要我详细的解释给你们听听啊?!背弩鲜忠换?,大门突然开启,猝不及防的三人组就摔了进去,楚沐笙对这几人真是无语了,他们是太闲了吗。

    冷夜离嘻嘻的一笑,“那最好不过了,主子,她到底是什么人啊?!?br/>
    楚沐笙看了室内一眼,“她是慕容家的三小姐,清悠清漠的胞妹,刚才她溜出府去玩正好被我撞上了?!?br/>
    谷隽瞥了那两人一眼,“我就说嘛,相爷刚说了不允许女人进入相府一步,这肯定是有特殊情况,相爷才带女人进府的?!?br/>
    楚沐笙真是对他们几个无奈了,一天天的怎么这么闲啊,“对了,我今个受了寒,正缺个暖床的呢,你们今个谁有空啊?!?br/>
    “啊,我还炖着汤呢?!?br/>
    “对了,我还没吃饭呢?!?br/>
    “啊,我想起来了,我还没喂马呢?!?br/>
    一溜烟跑的没影了,让楚沐笙哭笑不得,自己这断袖的传闻可真是深入人心啊,这都要归功于自己这些年来的洁身自好了。

    行军打仗时不近女色还说得过去,现在一闲下来可就不正常了,他们私底下甚至都以为自己不行呢,这个送个方子,那个送碗补药就算了,后来发现根本就不是这么回事,正赶上那次他在看完龙阳君的典故之后发了句感叹,“若得卿如此又复何求”,结果直接就被认为自己是断袖了,自己也是哭笑不得。

    楚沐笙关上门看着床上躺着的清羽,不由得想起她伶牙俐齿的模样,突然又想起刚才回来的路上她说的话。

    “是你吗,是你回来了吗,我就知道你会回来的,十年之约你不会轻负了我的?!?br/>
    那声音似还在耳边不曾离去,没想到她还记得,轻轻执起她的手,“是我,我回来了?!?br/>
    清羽在梦中似看到了一个浑浊的身影,“你是谁?!?br/>
    “鸢凰,你来了?!笔且桓瞿凶拥纳?,这声音好熟悉。

    “你到底是谁,什么鸢凰,什么意思,你是谁,你出来啊?!蹦饺萸逵鹪谡饣煦缰泻鋈患淇醇舜笃难盎?,混沌之象早已不在了,“这个地方好像来过,这是哪里。奇怪,我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我明明没有来过,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喂,你在哪,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br/>
    无人应答,只有回声响应。

    忽然间景色又改变了,是一片妖娆的红色花海,比罂粟花也有过之而无不及。

    “韵友?!蹦饺萸逵鸩桓蚁嘈抛约旱难劬?,犹记得当初在云泪那里见到过这花的图画。

    当时云泪对她说,“此花名为韵友,比之罂粟花更是妖艳红丽,是冥界之花,又名彼岸花,生于彼岸和忘川两个地方,还有一种花,与它无二,却是白色的,叫做曼珠,曼珠的叶子叫做沙华?!?br/>
    “怎么会,这里怎么会有这么多的彼岸花,这里到底是哪里?!?br/>
    慕容清羽在一转身却看见那一条河,河上有一座桥,而这些彼岸花就是依着这条河而生长的,而那河中似飘来什么东西,竟是一朵未开的彼岸花,只是它只有一只叶子,花叶分别向相反的方向生长着,忽而那花开了,而那叶却败了,在花开叶败的一瞬花叶转动方向,却在相对的那一刻,花开,叶尽败。

    慕容清羽只觉得这一幕好熟悉,当她再回神之时,却已是到了一块大石头的旁边。上面写着“三生石”三个大字。

    “曼珠沙华,花开叶逝,叶生无花,开一千年,落一千年,花叶永不得相见?!?br/>
    又是那个声音,自己到底在哪,慕容清羽回想刚才的来路,彼岸花开,曼珠沙华,还有眼前这三生石,这是,冥界。清羽猛地一惊。

    再看去,只见一个白衣素净的女子和一个身艳红的女子在说着什么。

    “鸢凰,你还是不要离开三生界了,你忘了皇羲大帝身归混沌之前对你的嘱咐了吗?!?br/>
    “曼珠,从我苏醒到如今已有上万年,却从未见过帝桀回来,就算这是我的劫难,我也必须要去?!?br/>
    清羽只觉得那名字好耳熟,“帝桀,鸢凰,曼珠,沙华,这是怎么回事,这到底是哪里,我怎么会有这些记忆,我到底是谁?!?br/>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