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勒姆和维拉 www.icnwgg.com.cn 设置

关灯

十八章 初遇宇文梦

    蕲州。

    “大哥你真不够意思,自己在这对月独酌倒是清净的很,可是难为了我在那应付那群官员?!鼻逵铺嶙啪坪侠?,腰间还插着一根玉箫,不变的是他那依旧一袭大红色的官服,清悠对红色可不是一般的喜爱啊。

    清漠白了他一眼,他自从来到蕲州就一直心情烦闷,十五年前就是在这个地方,他们的娘叶若卿香消玉殒,尸骨无存,那本是是古月国和东漓国的战争,是男人之间的战争,为何要一个弱女子来承受,清漠一直盯着古月国的方向,眼睛中带着猩红,看起来是哭过,声音有些沙哑,“那里便是古月国?!?br/>
    清悠自然知道清漠在想什么,可那件事疑点重重,他不说,不代表他不想,他总觉得这件事情并没有眼见的那么简单,他很害怕清漠会做出什么事来,“该来的迟早会来,眼下时机未到,不可轻举妄动,否则多年的心血将毁之一旦?!鼻逵婆牧伺那迥募绨?,“大哥,那件事是我们兄妹心里的一根刺,可是我曾经与你提起过,这件事似有内情,你是否还记得?!?br/>
    清漠此时不想去想这些,他只想好好静静,空气有些冷。

    “明日我去古月国的边境城池奉城去查看一番,你要不要与我同去?!鼻迥房醋徘逵?,清悠无所谓的笑笑,与清漠对视着,眸中渐渐有了一丝不明的意味。

    “我就不去了,这路途劳累,我明日可要好好休息一番?!鼻逵拼蛄烁龉?,“时辰不早了,我先回去了,哥,你也早些休息,明日万事小心??!”清悠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清漠已经见怪不怪了,他虽然看上去轻浮,但内里可是比狐狸还狡猾,楚沐笙都好几次栽在他手里。

    奉城。

    清漠手里提着一把剑打扮成一般的江湖???,坐在一个小茶馆里静静地喝茶,试图探听着各种消息,可惜都是一些家长里短的话,没什么大的用处,把几枚铜钱放在桌子上就离开了。

    在街上漫无目的乱逛的时候被一个声音叫住了,“这位公子,给内眷买点小物件吧,我这的东西可都是没有重样的呢?!?br/>
    清漠回过神,是一个慈祥的老婆婆,只是面上和手上的皱纹让他不由得动容,心想这么大年纪了还出来赚钱养家糊口,实在不易,不由得起了恻隐之心。

    走上前看了一眼那些小饰品,这些东西做的真是精致,虽不是什么稀罕玩意,但也是古月国的东西,看上去稀奇,想着可以带回去一些给家里的那些妹妹们把玩。

    一旁又过来了一个女子,那女子蒙着面,穿着黑色鎏金纹的古月国服饰,但那花纹却是很独特,身似乎笼罩着一股阴冷之气。

    清漠看见这里有一枚蛊铃,青铜器的材质虽不算名贵,但上面的纹理竟然是从未见过的,他曾经在乔芃那里见过蛊铃的图案,听乔芃说这蛊铃都是可遇不可求的,今日也是凑巧,让自己给遇见了,想着正好送给乔芃,正准备取下那枚铃铛时却与一只带着半只手套的手相触,竟有一股阴寒之气。

    那女子看了一眼清漠,目光中没有一丝波动,“这枚铃铛是蛊铃,看公子的样子不像是会用蛊的,不如将这枚铃铛让给在下如何?!?br/>
    慕容清漠看了一眼眼前这个女子,虽然蒙着面却依旧可以从那双眸子中的感受到这是个雷厉风行的主,虽然知道这古月国是女尊国度,却不知道这里的女子竟有这般的气魄。

    “在下虽然不懂蛊术,但却看着这蛊铃很是精巧,心里好生喜欢,想着用来把玩也不错,恐怕不能如姑娘所愿了?!?br/>
    老婆婆看了二人一眼,不由得笑了笑,“这蛊铃在这呆了几十年了也无人问津,倒是姑娘一眼看出了它是一枚蛊铃,想来姑娘也非寻常人啊,只是毕竟是这位公子先看中的,姑娘还是割爱吧?!?br/>
    那女子眸中闪烁着光芒,慕容清漠不经意间却发现这女子身上的花纹是曼陀罗花,而且是黑色的曼陀罗花,不由得对这个女子的身份多了些怀疑。

    “公子看起来也是气度不凡之人,我这里还有一枚蛊铃,比你这枚蛊铃不差,不如你将这枚蛊铃让给我,我这枚权当是补偿?!鼻迥欢屏?,但上去这个姑娘好像真的很喜欢,似乎是志在必得,既然她说了那蛊铃比自己的也不差,就成她吧,实在不想在此多浪费时间。

    接过蛊铃,“好吧,这个给你?!弊肀阕吡?。

    那姑娘也转身欲走,却不料那老婆婆又说道,“姑娘,您刚才送给那公子的蛊铃本是一对,若非相爱之人各执其一,怕是会阻碍主人的姻缘,相爱相杀,姑娘为了这蛊铃是否牺牲的有些大?!?br/>
    那女子仿佛顿时被击中了心事般停顿了一下,“婆婆说笑了,小女子从不曾想过这些,生当乱世,还是独善其身的好?!?br/>
    老婆婆叹了口气,“多好的姑娘,可惜了?!?br/>
    清漠对用蛊之事虽知晓一二,却只是知道皮毛而已,这些蛊虫的事向来是乔芃所管辖的,他倒也从未担心过这些,想着刚才的那个女人,心中越发的疑惑,那到底是什么人,黑色曼陀罗代表无可预知的黑暗,死亡和颠沛流离,生的复归之路。

    越想越出神,不知不觉的撞上了来人。

    “哎呦?!币簧亢?。

    清漠不知不觉竟撞了人,连忙扶起那个姑娘,“姑娘你没事吧,在下失礼了?!?br/>
    那姑娘抬起头,清漠不由得惊讶万分,“羽儿怎么在这?!?br/>
    “郡主,郡主你没事吧,大胆贱民,竟敢冲撞我们郡主,你的脑袋不想要了?!彼婕锤侠吹囊桓鲦九粽挪灰?,冲着慕容清漠大喊大叫。

    清漠看着眼前这个酷似羽儿的人不由的惊诧了一番,但心里很清楚她绝对不是羽儿,就刚才自己堪堪扶了眼前这个郡主一把,便能知道她只是一个弱女子,并没有什么深厚的内力,绝对不是清羽,那这个人是谁,怎么跟羽儿长得这么像。

    “好了,我这不是没事嘛,卓琳你退下?!蹦歉隹ぶ髯挚聪蚯迥?,总觉得这个男子似乎在哪里见过,很是面熟,看他的英俊样貌,比自己府里的那些妖艳贱货可强多了,“公子没事吧,我家的下人不懂礼数”。

    清漠心中一直在想这个女子的身份,刚才听见那人称她为郡主,他不想跟古月国的王室多接触,他怕控制不住自己杀了她,“姑娘既然无事,不知道在下可以走了吗?”

    “那是自然,公子请?!?br/>
    清漠大步离开了,他实在是不想在跟这个郡主共处一处,刚才那个贪婪的眼神真是让他恶心,原来同一张脸下的人性情竟如此不同。

    迎客楼。

    清漠不由得又想起了刚才那个被称为郡主的女子,整个古月国只有一位王爷,肃王,与当今的庆皇是表兄妹,而且当今庆皇还将自己的亲生女儿过继给了这位王爷,是为羲和郡主,而这位王爷的膝下也有一子一女,儿子被庆皇收为义子,女儿被封为穆和郡主,那这个郡主是哪个郡主呢。

    听见一声惊呼,“不好了,马惊了,快让开?!?br/>
    “救命啊?!庇执茨歉隹ぶ鞯纳?,清漠向下看去竟是一匹失控的马冲向了那主仆二人,那个郡主却推开了那个婢女。

    “羽儿?!鼻迥粢簧灸艿胤缮硐氯?,却又后知后觉,不,这不是羽儿,看来习惯真是一个令人害怕的东西,即使她不是羽儿,即使她是古月国的皇室,但是自己的内心也不允许自己看见这个与羽儿有着一般容貌的女人在自己的面前出事。

    清漠一跃而下,没想到却有人比他身手更快,黑影一晃如同鬼魅,还伴有一阵铃铛的作响声,顿时他改了主意,飞身跃上了那匹受惊的马,那个郡主也被刚才的人救下了。

    “郡主没事吧?!笔悄歉龈拦屏宓呐?。

    “我很好,多亏宇文大人及时赶来,要不然清洛肯定就要殒命在此了?!笨ぶ鞫哉飧雠撕苁亲鹁?,再去看那匹受惊的马也已经被清漠降服了。

    卓琳也急急跑过来,“郡主您吓死奴婢了,您怎么可以自己突然跑出去呢,这次要不是有宇文大人,奴婢就是有十个脑袋也不够砍得啊?!?br/>
    清漠在军营中遇到的情况比这糟的多的时常发生,这点事还是小意思了,将那匹马交给那匹马的主人,就打算悄悄离开。

    “公子且慢?!笨ぶ骺谒祷傲?,“多谢公子今日救命之恩,敢问公子大名,府上在哪,清洛好登门道谢?!逼涫悼ぶ飨氲氖呛媒扇敫?,如若不从就以他身家性命相逼。

    “今日救你的是这位姑娘,不是我,郡主不必放在心上?!鼻迥辶酥迕?,心里极其不悦。

    “郡主你也玩够了,我马上派人送你回去?!庇钗拇笕艘踝鸥隽?。

    卓琳看了一眼自家还在打着那个英俊公子主意的郡主,又看向宇文大人,“宇文大人,您不跟我们一块回去吗?!?br/>
    “卓琳,照顾好你家主子,我还有事就不和你们一块走了,若是你家主子再有半点损伤的话我就不保证你哥哥卓奇的安了?!庇钗拇笕说难壑猩凉凰坷湟?。

    “我不要回去,我才刚出来,没找到浩南我是不会回去的?!笨ぶ髡獯纬隼淳褪俏苏依敫鲎叩哪谐?,若是一般的男宠走了便走了,让皇家死士灭口他家就行了,毕竟她羲和郡主府的秘密不可以泄露半点,只是这个卫浩南不一样。

    “不过就是一个男人,郡主府里的男宠多得是,郡主不要再任性了,过几日我亲自挑一批好的给郡主送过去?!庇钗拇笕颂扔行┎荒头?,这个郡主也是怕她的,乖乖的离开了。

    清漠听着他们之间的谈话,眼前这个黑衣女子,就是刚才买蛊铃的女子,刚才那个卓琳喊她宇文大人,难道她就是国师宇文梦。

    “你看够了没有?!庇钗拿我患抢溲凵涔?。

    清漠淡淡的回应,“宇文国师不愧是这古月国的国师,刚才那匹马绝对不是受惊那么简单,怕是那个小婢女搞的鬼吧,难怪你会警告她?!?br/>
    “不管你是谁,最好忘记今天的事,你的命,还是好好留着吧?!彼低昃妥砝肟?,好生潇洒,好生冷酷。

    “宇文梦,咱们还会再见面的?!鼻迥戳斯醋旖?。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