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勒姆和维拉 www.icnwgg.com.cn 设置

关灯

第十四章 山神庙

    “好奇妙!”

    劫后余生,又吃饱喝足的四蛋,对不用眼睛,只要一想,就能玄而又玄地看到周身数米远的地方,感觉奇特极了。

    “这叫神识!”

    陆灵蹊其实也觉得非常奇妙,只是她在四蛋面前,想保持高人形象,板着小脸道:“先说说吧,你到底干了什么,让那什么东西进了身体?”

    干了什么?

    四蛋脸上涌起恐惧,“我没干什么,就是到藏宝的山神庙看看,谁知道一不小心在那里摔了一跤,把山神唯一还乎的手撞断了?!?br/>
    他异常后怕地摸摸眉心,“狼盗的财宝,我和张爷爷不敢让别人发现,山神庙据说有鬼,所以我们才藏在那里的?!?br/>
    他就是不放心,才时不时过去看看的,谁料一只老鼠突然出现,吓了一大跳,才摔了那么一跤。

    “山神庙?”陆灵蹊诧异,指向极靠凉山的几堵破墙,“就是那里吗?”

    四蛋点头,“好灵蹊,对那里可不能乱说了?!?br/>
    他本来就有些怕,经此一事,更怕了些。

    “那好吧,你先说,进了你丹田的是什么?”

    陆灵蹊在最开始的时候,还能在他身上感觉到那东西,可惜当时忙着救四蛋的命,忙着救自己的命,没时间细究,等最后有时间能看一看了,结果,那东西,居然把四蛋的丹田弄得朦朦胧胧,她啥都没看到。

    “好像……好像是珠子?!?br/>
    “珠子?”

    陆灵蹊的声音一下子加大,“什么样的珠子?”

    “就是山神拿在手上的泥珠?!?br/>
    “多……少颗?”

    陆灵蹊莫名地想到少年想找的所谓十八子。

    “十八颗!”

    我的天!

    陆灵蹊呆了呆,道:“那……那真是泥珠吗?”

    “不是?!彼牡耙⊥?,“外面是一层泥巴,我正好撞到山神的手上,那珠子掉了下来,里面好像是木头的,然后我捡起来又把它放到山神的脚边,可是才回寨子,不知道它怎么跑就到我身上了?!?br/>
    说到这里,他还打了个抖,“山神是不是怪罪我了?”

    怪罪个屁!

    陆灵蹊好想叹气??!

    那少年那般看重珠子,它一定是好宝贝。

    “那东西,以后不要再跟别人说了?!?br/>
    她想了想,“在修仙界,那样的东西,应该叫法宝,是非常厉害的宝物,在你修为没到之前,若是让别人知道了,或许就会把你杀了抢宝?!?br/>
    杀了抢宝?

    四蛋瞪大了眼睛,“那你是修仙界的人吗?”

    修炼完,他和她都是一层血痂壳,原本以为要洗好久呢,结果她只是手指头动动,他们身上的脏就都不在了。

    不仅如此,张爷爷还说他白了。

    “我?再过段时间应该就是了?!?br/>
    陆灵蹊大言不惭,“我家老祖宗是从修仙界而来,他最大的愿望是让我们回去?!?br/>
    她已经是炼气三层的修士了,如果不等爷爷和爹娘,按祖爷爷的说法,其实就可以横跨沙漠和草原了。

    四蛋心下一黯,他突然觉得,他们之间的距离太大了,“那你怎么没想过杀人夺宝?噢,不对,其实你根本不用动手,只要不管我,等我受不住死了,那珠子说不得就是你的了。你救我的时候,想什么呢?”

    唉!

    可不就是。

    陆灵蹊好想叹气啊,“谁让我们认识呢?再说,我现在还不算修仙界的人呢?!?br/>
    见识了少年和狼盗,要她说,当凡人挺好,最起码落了个安。

    老祖宗再有本事,还是被人扔这里来了。

    “我们榆寨挺好?!?br/>
    四蛋眼睛微亮,“贺兰城也好?!?br/>
    他从小到大,连县城都没去过几次,无法想象外面的世界,尤其还要过沙漠和草原。

    “我又没说不好?!?br/>
    尤其现在,有张爷爷帮忙打掩护,她只要不在寨里其他人面前玩道法,想怎么修炼就怎么修炼。

    “不说了,带我去看看那个山神庙吧!”

    谁能想到,一个破落不堪的山神庙里,会藏着修仙者最喜欢的宝贝?

    小财迷的陆灵蹊非常想去捡点漏。

    “我得罪了山神……”

    四蛋可不敢再去了。

    “这里的山神以前肯定也是一个修仙者?!甭搅轷柘胄?,“不过,修仙者的寿命也是有穷的,他也许早就不在了,要不然怎么也不可能让自己的道场烂成那个样子?!?br/>
    “可是……”

    后面的话,被陆灵蹊瞪掉了。

    四蛋觉得他可能说不过她,跳起来就跑,“反正我就是不去?!?br/>
    哐!

    他一头撞到迅速关起的门上,眼冒金星。

    “四蛋哥,不要装了,你晕不了?!?br/>
    陆灵蹊笑嘻嘻地,“托你和那位山神的福,我现在算是个入门的修仙之人了,人家虽然把最大的宝贝给了你,可是好人有好报,救你的同时,我也得了惠,按我祖宗的说法就是,我与那位山神有缘,怎么着也要过去给他磕个头。

    我都要去磕头,你呢?好意思不去吗?”

    四蛋败给她了,“张爷爷说,不要乱玩法术?!?br/>
    “我没玩??!”陆灵蹊笑咪咪,“我是教你乖呢?!?br/>
    四蛋:“……”

    真是的,他打不过她。

    “四蛋哥,你放心我一个人到山神庙吗?”

    面对矮他大半脑袋的小姑娘,四蛋叹了一口气,“算了,一起吧!”他确实不放心。

    “要是再有好东西,我们一人一半儿?!?br/>
    “我已经得了,再有的,给你吧!”

    “那好吧!”陆灵蹊很开心,“要是有功法,又是配合那什么珠子的,以后,你得帮我三件事?!?br/>
    “……”四蛋看着她。

    “要是财物什么的,就是我的了?!?br/>
    爷爷说,亲兄弟要明算账,陆灵蹊觉得不能让自己吃亏了,“你是这个意思吧?”

    “对!”

    自己的命都是她救的。

    四蛋其实无所谓三件事,还是三十件事,反正榆寨欠陆家的多着了,陆家有难处,只要他们能帮的,一定都会不遗余力。

    二人借用神识避开其他人,鬼鬼崇崇地跑到人迹罕至的山神庙。

    倒塌的院墙,没了屋顶,还剩几堵墙的山神庙把吹来的山风,似乎放大了,那呜呜的声音,听着好像是什么东西在呜咽。

    四蛋忍不住打了个抖。